西方的“regime change”战略还有多少前景?

18.08.2021



阿富汗前政权沦陷,极端伊斯兰组织塔利班重新掌权,美国和西方同盟国家苦心经营20年的“制度变更”与现代国家文明建设功亏一篑。在阿富汗变局之前,美欧在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埃及等国推动的制度转型也都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绩效不佳。在这些国家,政府腐败、族群分裂(多族裔、多教派、多部落之间的争斗)和社会动荡充斥一切。它们离一个正常的现代民主国家相去甚远。这让美国及西方盟友在东方国家和地区推动的“制度变更”(regime change)或“颜色革命”战略的前景十分堪忧和暗淡。


1970年代中期开始的世界第三波民主浪潮,让南欧、拉丁美洲和亚洲以及苏东垮台后的东欧国家在民主转型上获得巨大成功。


民主转型成功率之所以在欧洲、亚洲和拉丁美洲要高于在阿拉伯地区或伊斯兰国家,主要原因在于,这些国家和地区基于不同的地缘、文化和社会结构等因素在现代国家建构和现代文明培育上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第三波民主浪潮转型成功的国家,特别是东欧国家,都经历了现代国家和文明的长期演进过程,国家建构也早已稳定形成,并与西方世界在经济、文化和思想上有一定交集。这些因素为欧亚及拉丁美洲国家制度转型的可行性和成功效率提供了先决条件。


而在上述的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要么其现代国家建构没有基本完备,要么虽然已建立“国家”但却未能真正树立国族意识,且未使现代文明融入其社会,大部分国家在文化习惯和意识形态上还滞留在中世纪时期。换句话说,现代民主国家制度在一些阿拉伯国家有“水土不合“之病,难以生根发芽。


阿拉伯世界现代化国家和文明建构的落后与停滞也因为:西方过去对该地区实行殖民统治时,除了对掌控治权和自然资源摄取有兴趣之外,对在当地大力引进现代化教育制度和发展工业等国力却没有兴趣,也没有真正下功夫,致使阿拉伯国家除了出卖资源外,几乎没有建立真正属于自己的工业和科技基础,成为一个“永远”依赖西方和外部世界产业链的附属地区。这一范例同时也体现在西方国家与非洲关系的发展脉络上。


另外,美国和西方在该地区事务上的偏袒行为(如不管谁对谁错都始终站在以色列一边),对该地区盟友的“背叛”和遗弃(如对库尔德人的抛弃),以及以自身国家利益作为在该地区进退的准则(如美国总统拜登所说的,美军继续留在阿富汗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却只字未提这是否符合阿富汗人的利益),让阿拉伯人对美国和西方国家在该地区行为的动机和意图失去认同和信任。阿拉伯国家的政客和各种势力,除了以充当代理人的方式从美国和西方那里获得资金、军备和其他利好之外,对民主宪政制度的建构和推进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再则,俄国和中国对阿拉伯事务的积极参与,以及对该地区大量的经济投入等,也使美国和西方在那里的影响力和話語權受损,让阿拉伯人对中俄的威权发展模式产生“亲和感“,对西方民主政治产生抵触。阿拉伯国家现代化的滞后,以及同属于东方“落后”文化圈,使得这些国家与中俄在制度与意识形态上更易融合与亲近。


一个国家民主宪政制度的建立,需要有现代国家建构、国族意识的形成,以及现代工业文明的发展等作为基础,否则将非常艰难,甚至不成其为可能。第三波民主浪潮国家成功的实践和阿拉伯世界民主化进程的艰难,明显地说明了这一点。


毫无疑问,阿富汗变局的产生,证明西方试图在那里建立一个现代民主宪政国家的尝试“失败”了。美国总统拜登为美国和北约撤出阿富汗寻找理由时说,美国当年是为了惩罚制造911恐怖事件的基地组织才入侵阿富汗的,并非是为了在该国建立民主国家。他这句话并没有讲明事实和真相。如果美国和西方当年仅仅是为了惩罚一下基地组织,而不是要在那里推行民主制度,建立自由国度,北约组织根本就用不着在阿富汗滞留长达20年时间,更不需要派重兵去那里打仗,而只须进行空中袭击就够了。当时美国的战略意图即是,要消灭基地组织和推翻塔利班政权,在阿富汗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这一点是不能否认的。


阿富汗变局和其他阿拉伯国家民主转型面临的困境,让美国和西方在该地区实行“制度变更”(regime change)或(通过武力和占领)实现“颜色革命“的前景,变得十分的暗淡和不明朗。


18.08.2021


美军、北约撤军阿富汗的前因后果——就阿富汗局勢的一點看法


阿富汗情勢危急,首都喀布爾面臨淪陷,塔利班即將奪取政權。一場新的大規模人道危機正在上演,塔利班殺害了很多女法官和女記者,還將一名喜劇女演員殺害,不允許女孩再去上學,並強迫她們嫁人⋯⋯。成千上萬的人開始逃離阿富汗,要湧向歐洲。而歐洲邊境國家則修築防護牆,阻止他們進入歐洲。一幅美軍撤離越南的糟糕景象再次映入人們的眼簾。歐洲也面臨繼敘利亞戰爭之後的第二次難民危機。


美國與北約組織犯下的幾大失誤,導致目前危機無法避免:1、輕信塔利班會與阿富汗政府和平分治;2、不相信阿富汗軍隊面對塔利班這麼不堪一擊,更沒想到塔利班會這麼快席捲全阿富汗;3、近二十年來,美國和北約國家對阿富汗軍警的訓練,成效不彰,無力單獨面對塔利班;4、西方扶持的阿富汗政府和軍隊腐敗成疾,且與塔利班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如果塔利班最後掌權整個阿富汗,最大的失敗者當然是阿富汗政府和享受了十幾年自由生活的阿富汗人,特別是婦女和兒童。其次,美國與北約的國際信譽因此而遭受重大打擊。第三,印度想在美軍撤離後加大對阿富汗影響力的打算,將會落空。印度是阿富汗政府的支持者,強力反對塔利班。如今阿富汗淪陷,印度入主該國的構想「徹底破滅」。


中國固然心情很複雜,不願意看到塔利班掌權,但美國和北約的戰略收縮,給北京在西亞地區擴充影響力又提供了機遇。而如果塔利班今後支持新疆獨立力量,中國就將獲得更多的「理由」嚴苛控制新疆。


另外,那種什麼中國軍隊長期沒有參戰打不贏塔利班之說,完全是門外漢說法。在十幾年的戰爭中,塔利班沒敢大力支持新疆獨立運動,更沒有跟解放軍過不去。原因之一是,塔利班與巴基斯坦情報部門關係密切,巴曾是塔利班的避難所。而巴基斯坦又是北京長期的「鐵哥兒們」。況且,北京與塔利班已經有密切接觸,並表態會承認塔利班政權。而塔利班獲得政權後也期望在經濟上得到北京的大力支持。


美國和北約組織撤離阿富汗可能出於幾個原因或考量:1、嚴重缺乏資金,特別是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經濟困境;2、認為阿富汗政府和平軍隊有能力獨力控制其所轄地區,且相信塔利班願意與政府分治的承諾;3、把主要精力和資金投入到印太地區,以抗衡中國的崛起與擴張。


13.08.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