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担忧普京使用核武,欧洲面临核战威胁



美国总统乔拜登警告核“末日”将至,称普京“不是在开玩笑”。核武战争会在欧洲爆发吗?美国和北约有无解决之道? 9月6日,面对俄罗斯关于在乌克兰冲突中可能使用核武器的威胁, 在纽约举行的民主党筹款活动上,美国总统乔·拜登警告,目前存在“世界末日”的危险,并表示核灾难的风险是自 1962 年古巴导弹危机以来最高。


拜登说,克里姆林宫领导人弗拉基米尔·普京“在谈到使用战术核武器或生物和化学武器时并不是在开玩笑”。有专家估计,这些很可能是相对较小的战术打击。但拜登警告说,战术打击仍然存在引发更大冲突的风险。


拜登表示,他和他的同事正寻找外交途径: “我们正试图弄清楚普京如何才能摆脱这种局面。他怎样才能做到,不仅不丢脸,而且不失去他在俄罗斯的权力”。美国总统办公室多次表示,尽管普京“核武威胁”,但没有迹象表明俄罗斯准备使用核武器。


对此,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表示,北约必须防止俄罗斯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必要时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措施。泽连斯基(Selenskyj)的这一先“发制人”的表述引发了争议。对此,泽连斯基的发言人 Serhij Nykyforow 立即强调,“他的要求被误解了。乌克兰总统只表示,在 2 月 24 日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战争开始之前,必须采取预防措施来防止战争”。


乌克兰总统在讲话中拒绝将领土割让给俄罗斯,以安抚普京而实现和平。他说,侵略者不应该因发动战争而获得奖励,而必须被击败。泽连斯基并称,普京将无法在对乌克兰的核攻击中幸存下来。 寻求解决的方案 如果普京最终如美国担忧的那样在乌克兰使用核武和生化等大规模杀伤武器,美国和北约将可能做出何种反应?是采取斩首普京的军事行动?或是在核灾难发生之前就找到使俄乌双方都能接受的停战或和平协议?


据《美国之音》报道:美国安顾问沙利文上周日对美国三大电视网NBC, CBS, ABC披露,美国已直接和私下向俄高层传达,如在乌克兰使用核武器,俄罗斯面临灾难性后果。《新闻周刊》(Newsweek)29日进一步报道,五角大楼消息人士透露,如普京使用核武器,美军考虑的非核军事打击选项之一是在克里姆林宫中心处斩首普京。俄罗斯官方回应说“美国军事规划者的冒险思维实验最终可能使美国付出昂贵的代价”。《美国之音》提问道:这是美俄口水战,还是人类离核战争越来越近了?斩首行动究竟是防止核战灾难、减少损失的选项、还是触发全面战争的升级行为?


针对《新闻周刊》的报道,俄罗斯驻华盛顿特区大使馆称,五角大楼一名官员的这一斩首建议是一种“妄想”,且升级了“鲁莽的言辞”。俄罗斯驻美大使馆在回应《新闻周刊》这一消息时称,美国对俄罗斯核打击可能的反应是“疯狂的选择”。俄罗斯驻华盛顿大使馆说:“……这种妄想论并不能反映美国军方的官方立场。” “我们从这样一个事实出发,即华盛顿很清楚这种鲁莽言论的升级性质”。俄国外交使团敦促五角大楼,不要怀疑俄罗斯以一切可用手段捍卫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人民的决心”。


乔·拜登总统表示,他将对俄罗斯的任何核打击做出“有力”回应,但与《新闻周刊》交谈的美军成员则表示,他们(美军)正在考虑“其他(非核)威胁是否足以威慑普京”。匿名的军方消息人士还说:“正在针对核威胁采取微妙的行动,包括移动潜艇和飞机以及出动 B-52 轰炸机”。但他们也强调,使用常规武器和特种作战是“重点和优先考虑的”,包括在莫斯科打击普京。


10月3日,SpaceX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Twitter)进行了一项民意调查,要求用户考虑结束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的计划。马斯克为乌克兰设计了一个中立方案,即:乌克兰放弃克里米亚半岛,并在联合国监督下就俄罗斯占领区的国家隶属关系进行全民公决。马斯克认为,乌克兰在正在进行的战争中获胜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俄罗斯的人口要高出三倍。由于伤亡人数众多,“全面战争”也不太可取。


但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Selenskyj)则通过“推特”反驳了马斯克结束对乌克兰战争的想法。他向推特用户问道: “你更喜欢哪个伊隆-马斯克?乌克兰支持者或俄罗斯支持者”?短时间内,就有数十万人参与了调查。超过 90% 的人更喜欢支持乌克兰的马斯克。


乌克兰外交部长德米特罗·库莱巴指责,马斯克用和平这个词委婉地接受了“让俄罗斯人谋杀和强奸成千上万无辜的乌克兰人并窃取更多的土地”。乌克兰的目标是,彻底解放俄罗斯自 2014 年以来占领的所有地区,包括克里米亚的黑海半岛。


德国前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慕尼黑举行的纪念《南德意志报》77周年纪念仪式上警告说,不要将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威胁视为虚张声势,“我们最好认真对待其言论”。她再次强调,欧洲的持久和平只有在俄罗斯的参与下才能实现。 “只要我们还没有真正做到这一点,冷战也没有真正结束”。 可以选择的方案 从拜登和默克尔严肃的警告来看,普京最终在乌克兰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增高,至少不能排除它,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战场一败涂地且一发不可收拾,让普京既失去面子、又面临失去大权的危险的话。从目前的战情来看,乌克兰军队似乎大有最后收复乌东地区甚至克里米亚的趋势[1],这很可能让普京在乌克兰进行的特别军事行动彻底失败,并丧失其所有占领乌克兰的领土。普京能接受这个让他丢尽颜面的现实吗?如果不能,逻辑上讲,他完全有可能采取极端手段而使用大规模杀伤武器,正如美国所说的战术核武和生化武器。


要阻止和避免普京铤而走险、孤注一掷,从而防止核灾难,理论上讲有几个选项: 1、寻求外交解决途径。譬如:正如战前普京向美国提出的“类似要求”那样 [2],美国同意与俄罗斯签订和平协议,北约不在乌克兰驻军和设立军事设施,让乌克兰保持地缘战略中立地位(如不结盟和无核地位),但条件是俄罗斯将其军队完全撤出乌克兰并归还所有占领的领土,包括克里米亚。2、走军事途径。如上述美国军方的考虑:采取非核武威胁来威慑普京,这包括移动潜艇和飞机、出动 B-52 轰炸机,以及在莫斯科斩首普京等。3、如果上述两个方案都不成功,无法阻止普京为挽救其失败而继续使用核武,美国和北约将不得不“以牙还牙”,采取一切打击手段(不排除核武)让俄罗斯为其冒险行为付出惨痛代价,并最大程度将核武破坏作用限缩在最小范围。


而从现实情况来看,这些选项有无切实的可行性,以及能否有效阻止和限制俄罗斯使用核武或终止战争,却无法准确地判定和预期。第一个选项能否得到美国和北约的重新考虑和接受,以及普京的认可,还不得而知。而第二个选项能否真正获得成功,也是未定之数。第三个选项更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下下策,其后果则无法想象和予以控制。


而由于乌克兰的断然拒绝,马斯克的“和平计划”更没有实施的可能性。至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提出的“先发制人”建议,也因为美国和北约的“战略谨慎”而被(暂时的)搁置并不主张采纳。 外交与军事威慑并举 现在给与美国和北约得以实施的方案是,外交“促和”与军事威慑并举:一方面,重启与莫斯科的和平或停战谈判;另一方面,积极在拒止俄罗斯使用核武上做最充分的准备,并明确告知普京,发动核战将给他自己和俄罗斯带来前所未有的毁灭性后果,以赫阻其使用核武。


在北约军事威慑之下,美国和北约考虑与俄罗斯签署有乌克兰参与的“和平协议”,应该是一个“最有可行性”的外交解决方案。因为,这样既能让普京保住基本颜面,又能让俄罗斯全身退出乌克兰,且不会危及普京保持他的权力(正如拜登总统所说那样)。在这个方案中,美国及其欧洲盟友和俄罗斯都需要做出重大让步,即如前所述:俄罗斯放弃被其占领的所有(包括克里米亚在内的)乌克兰领土和地区;北约承诺不纳入乌克兰作为其成员国,并保证不在乌克兰驻军和设置战略武器,乌克兰在俄欧之间保持中立等等。


如果这一方案不能得到美欧、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同意(或至少尝试着实施),那么普京铤而走险、西方与俄罗斯之间爆发直接军事冲突(包括核战)的可能性就将持续升高,甚至无法避免。


军事解决方案如斩首普京和用“非核”武器攻击俄罗斯境内的基础和战略设施等,虽然在不得已的时候不失为一种可取的方案,但其成功率和连带的负面效应却难以预估,美国和北约则必须为承受其后果而做好一切和最坏的准备。


另一种可能(或假设)是:由于俄罗斯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彻底失败,普京在莫斯科内部强大压力下被迫下台,从而结束战争以及导致俄罗斯政坛的巨变……。而期待普京自愿服输、甘愿丢失脸面并承认其失败——从他的性格和精神意志来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08.10.2022


[1] 据法新社报道:10月8日,在克里米亚的刻赤海峡,连接俄罗斯大陆和克里米亚半岛的克里米亚大桥上,火焰和烟雾升起。俄罗斯当局称,一辆安置炸弹的卡车爆炸引发火灾,桥梁部分坍塌,已有3人死亡。克里米亚大桥是莫斯科在乌克兰南部摇摇欲坠的战争中的一条关键供应动脉。 [2] 2021年12月,普京曾要求俄罗斯与美国和北约签订一项有关国家安全保障的协议。草案规定,如果缔约方之一可能感到受到威胁,则应禁止在本国领土外驻军,并且不应向 1997 年后加入的联盟成员国提供军事支持。在与美国的条约草案中,俄罗斯要求:各方应避免在另一方可能认为对其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地区部署其武装部队和军备,包括在国际组织、军事联盟或联盟的框架内,但下列情况除外。在各方领土内进行此类部署。各方应避免在国家领空和国家领海以外的区域飞行配备核或非核武器的重型轰炸机或部署任何类型的水面战舰,包括在国际组织、军事联盟或联盟的框架内。他们可以攻击对方领土内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