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對中國意味著什麽?

回顧 2019/10/20


日前,英國國會下議院召開「超級星期六」特別會議,表決首相約翰遜日前與歐盟達成的新脫歐協議,國會以322票對306票,通過保守黨議員利凱輝提出的一項關鍵修訂案,逼約翰遜致函歐盟,尋求再度推遲脫歐。對此,下議院議長白高漢稱,他會在周一決定是否容許政府就新脫歐協議舉行投票。不管英國脫歐進程將如何繼續推進,脫歐看來已是既成事實。而爲了避免發生無協議脫歐,歐盟儘管長期表示反對脫歐,但最終還是接受與英國首相重新談判脫歐協議。對於北京來講,英國最終脫歐究竟意味著什麽?要回答這個問題,至少須理清如下兩個議題。

一、英國脫歐對中國的意義

德國在歐盟的官員認為:中國是英國退歐持續爭議中的最大受益者和最大的贏家;中國政府正在堅定地執行其戰略,在世界各地填補了歐洲無法填補的空白,因爲歐洲忙於自己内部的紛爭。例如, 在人工智能(AI)領域和5G移動網絡標準等領域中,中國被視為先鋒。

自2010年以來,英國對中國的出口增長了57%。到2020年,中國可能成為英國的第二大外國投資者。北京分析人士認爲,英國脫歐將使英國更加依賴中國,更有可能提升中國在國際舞臺上的利益。這種依賴將導致英國“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脫歐後的英國,可能是支持中國持續爭取市場經濟地位的“主要聲音”。另外,英國解除對華武器出口禁運的可能性也將升高。這是英國“新發現的另一個領域”,將使英國在軍售上獨立於歐洲,但更依賴中國。英國這一新發現,將成爲亞中國這個亞洲最大的軍力國家的一個重大果實。

在北京眼裏,在英國退歐後,中國可利用分裂的歐洲和英國弱化的機會,在經貿和其他領域吸取利益。中方認為,英國脫歐是中國經濟和國際地位的主要機遇來源。儘管外界對英國不確定性的增加以及英國可能成為歐盟投資門戶的潛在損失表示擔憂,但就英國退歐後的前景而言,北京明顯比其他國家顯得樂觀。

中國似乎同意英國脫歐的支持者的觀點,即一個更加獨立的英國將能夠更好地與中國達成互惠互利的自由貿易協定。中國商務部正式確認了對這一前景的評估。中英的貿易協定將提升兩國的經濟效益,也可能會增加英國對中國的關注。中國期望英國即使在英國退歐後,仍將是一個龐大的經濟體。

另外,分裂的歐洲,被視為是中國的另一個機會。中方學者預計,英國退歐將削弱歐盟自身價值觀的立場,從而導致歐洲對中國侵犯人權行為的態度更加溫和。英歐之間對中國投資的經濟競爭,也被認為可能為中國公司帶來更好的條件。

中國在數十年的兩位數增長之後經濟增速放緩,加上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掀起貿易戰,因此非常渴望加緊成為包括英國和歐盟在內的全球貿易夥伴。

二、英脫歐後的中英歐面臨的問題

中英兩國之間的討論和對話,主要是關於加強貿易和投資合作方面的議題。然而,中國與西方國家(包括美國和歐洲國家)的關係,因安全和不公平貿易問題而受到壓力。比如,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已經開發了最新的5G技術,但是由於擔心中國政府將該公司用於間諜活動,許多西方國家不願允許華為進入其市場。這導致前總理特蕾莎·梅(Theresa May)禁止華為提供英國5G網絡的“核心”部分。最近,倫敦還因擔心中國在其高度敏感的核項目中擁有30%的股份,而推遲了耗資180億英鎊的欣克利角C核電站的建設。

歐盟和美國都還指責中國進行國家對企業的援助行爲。這促使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對許多中國產品徵收關稅,導致了兩國之間規模龐大的貿易爭端,也影響了包括英國在內的其他經濟體。歐盟還指責中國實施傾銷做法,因此有關中國是否應獲得市場經濟地位的討論仍在進行中。

相較之下,英國脫歐對日本和中國的負面影響有所不同。因爲,日中兩國在英國的各自投資特點不一樣:日本在製造業領域進行了重大綠地投資,擁有大量實物資產。英鎊的立即下跌對其資產負債表會造成打擊,因為英國子公司的採購成本增加。而中國的投資則主要集中在金融和房地產領域,中國的投資可能遭受的損失就會少得多。當然,這並不是說,中國預期英國脫歐可能對英國造成的經濟損失會較小,而是認為中國占據更好的利用英國和歐洲由此而產生的弱勢的優勢。


歸結來説,英國脫歐雖然對中國經濟也有損害,但北京仍然較爲樂觀看待英國脫歐的前景, 並將英歐分離視為中國在歐洲發展的新契機。想必,北京今後會致力於與英國簽訂更具效力的雙邊協議,加强中國在英國和歐洲的投資,以對衝美國的壓制。同時,北京會更加關注英歐對中國在各方面的指責,相應地放寬市場准入尺度,以及減少一系列相關的結構性障礙。中國還將以增强與英國和歐洲的經貿聯係,來抵消西方對中國人權和香港問題的關注與指責。

2019/10/20


---------------------------------------------------------

與英國『脫歐』(Brexit)有關的幾個(Aspects)視點


2018/11/02

一、英國脫歐對歐盟和德國的影響

英國通過公投脫歐,是歐盟和德、法等極其不願意看到的事。即使是在英國,脫歐公投後,反脫歐的民意一直在上升,目前超過50%以上的選民要求第二次公投,以阻止脫歐。因為,英國脫歐對歐盟和德國等國家在經貿、金融和公民自由行等方面將帶來巨大消耗和風險,並且還會削弱德國、法國這兩大軸心國在歐盟的決定權。


英國脫歐,讓歐盟失去其一個第二大國民經濟體和世界的金融首都,同時也失去歐盟財政年度開支的第三大淨值支付國:2016年,德國支付了10,99 billion歐元,法國支付了9,22 billion歐元,英國支付的是6,27 billion歐元。自從英國脫歐準備進程開始以來,歐盟財政收入每年損失130億歐元。英國脫歐後,德國將在2019和2020年多向歐盟財政繳納45億歐元。


對於德國來講,英國脫歐可以說是一個『可怕』的事實。在軍事上,德國將失去英國乃至美國的防衛力,從而不得不單方面依賴法國。經濟上,英國脫歐打破了德國在歐盟理事會的少數否決權,以至於今後得以讓歐盟地中海沿岸會員國爭奪執行權。英國脫歐後,德國將不再有機會在歐盟建立一個長期有效的決策規則結構。英國是繼美國和法國外,德國第三個最重要的產品出口市場。德國每年向英國出口和提供服務的價值約1200億歐元,佔德國出口額的8%。英國脫歐後,德國出口到英國的汽車關稅將為10%。

二、歐盟與英國的互動

儘管英國脫歐是歐盟和德、法都不願意接受的,但事已至此,也不得不應對。開初,在歐盟和德國內部均普遍存在著懲罰英國的呼聲,但後來在這個問題上,德國學術與政界出現了不同的聲音,認為不宜強調對英國的懲罰,而是應該重新制定一個歐盟的協議等等。


同樣,在英國和歐盟內部也存在著怎樣推進英國脫歐的爭議,即:用那種模式脫歐,是『硬脫歐』(或無協議脫歐)還是『軟脫歐』(或有協議脫歐)?軟脫歐(Soft Brexit)意即英國雖然脫離歐盟,但在關鍵領域盡量貼近歐盟,英國留在歐洲單一市場或關稅聯盟內,或者兩個成員資格都保留。為此英國就得在人員自由流動方面做出讓步,允許歐盟公民在英國定居、工作、享受公共服務和福利等。硬脫歐(Hard Brexit)意味著,英國和歐盟之間現有的絶大部分紐帶都將切斷,徹底退出歐盟,以世界貿易組織(WTO)成員身份與歐盟和世界相處。反脫歐陣營認為,這將導致經濟受損,如在邊境、海關造成巨大混亂,英國國內食品價格也將大漲、商品匱缺等等。


從目前發展情勢看來,英國脫歐基本上已成定局,其模式很大程度上可能是『有協議脫歐』(即軟脫歐)。因為,不管是英國政府方面,還是歐盟談判方,都不願意看到英國以無協議方式脫歐,從而給雙方的經濟都帶來更多的混亂和『非常高的成本』。目前,英、歐雙方關於英國『脫歐』的協商正朝著『積極的方向推進』,取得進展。據稱,英國『脫歐』協議內容已有85%達成一致。這提振了金融市場的信心。金融市場最擔心出現無序脫歐的情形。但是,英國與歐盟最終是否達成令雙方都能接受的協議,還不能下最後的結論。歐盟和英國都對可能出現的『無協議脫歐』(或硬脫歐),做好了各自的準備。


整體來講,英國脫歐,不管是採取哪種模式,都對歐盟(包括德、法等)在經濟、政治和安全等方面是一個極大的衝擊和負面發展。由此,歐盟的整合力與凝聚力將受到很大的削弱。英國的脫歐,為今後其他歐盟成員國退出歐盟區也提供了榜樣和先例。同時,這將使歐盟的執行力大為縮減。歐盟的前景也因此被蒙上一層揮之不去的陰影。

三、英國『脫歐』後的中英經貿發展

由於『脫歐』所帶來的一系列經濟上的問題,英國自然會想到要與世界上最大的市場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增進經貿關係。而中國也有意藉此機會與英國達成更為廣泛和密切的經貿聯繫。

時下,中國與英國都遭受了類似的境遇,兩國在國際經貿關係上都面臨不利的位勢。美中貿易戰減少了中國在美國市場的份額,英國則由於脫歐而喪失其在歐洲市場的份額。中英兩國都需要在失去的市場(美國和歐洲)之外尋求新的市場機會和進入。這就把兩國自然而然地推到了一起。


英國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在訪問中國時就期待著一個中英關係『黃金時代』的到來。英國外長Jeremy Hunt在與中國外長王毅會晤後也表示,(中方向英方提出建議)中英已開始啟動在英國『脫歐』後協商簽訂一個雙邊自貿協定的討論。


如果英國能與中國簽署這樣一個自貿協定,這對首相特蕾莎-梅來說,將會是一個不小的成功,因為這可轉移英國內部對她在與歐盟的脫歐談判中形成的普遍的不滿和注意力。英國對與中國簽訂這樣一項自貿協定,一直表現出極大的興趣。英國政府也不斷表示,非常歡迎中國公司到英倫三島去投資。


但是,中英簽署雙邊協定的時機和條件還遠遠不成熟,問題應該主要會出在中方,中國是否會按照英國的要求改進規則和增進市場准入,還是一個大問題。而英國方面也面臨來自美國川普政府的『毒丸』(poison pill)條例限制,須在美、中兩國之間做出選擇。這可能給中、英簽訂協定造成困難。川普說,英國脫歐後,可以立即開始與美國的貿易談判,並稱英國與美國已經在凖備一個重大的貿易協定。但根據美國『專門為中國量身定制』的『32.10條款』,美國與他國的貿易協議中的任何一個簽約國,如果與其它『非市場經濟國家』達成自由貿易協議,則協議中的任何一個成員國都可以在6個月後退出貿易協定。這就是說,如果英國在脫歐後與美國簽訂了貿易協定,同時又與中國簽訂了一個貿易協定,那美國就可以退出與英國的雙邊貿易協定。在美國看來,中國不屬於一個『市場經濟國家』。

2018/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