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放弃阿富汗对亚太盟友及台湾安全的意义


彭涛(德国)


美国与北约国家决意撤出阿富汗,让国际社会质疑美国对盟友安全承诺的可靠性。为安抚盟友,美国总统拜登表示,美国对日韩等亚太国家、北约包括台湾的安全承诺不会动摇。而亚太国家仍然对自身安全产生担忧,特别是台湾。台湾官方与媒体也有表态,台湾的安全要靠自己才有保障。日本与台湾的执政党也开启安全对话。尽管台湾、日韩等跟美国有安保协议,在国情方面也与阿富汗大有不同,但美国撤出伊拉克、叙利亚和阿富汗等国,毕竟显露其实力、精力的不支与策略的失误,不得不让一些盟友对美承诺心生疑虑。美国在亚洲的安全承诺会否受到阿富汗乱局的影响?华盛顿会全力以赴保卫台湾不受中国武力进犯吗?简单的回答是,这要看美国是否将其对盟友的安保承诺以及为之付出的代价视为“符合美国利益”。


阿富汗不可与日韩台类比


不错,阿富汗跟日本、韩国和台湾在国家建构与治理、历史文化和与美国的联盟关系等方面,有着很大的区别。阿富汗从来就不是一个现代国家,社会缺乏共同体意识和对中央集权的认可,复杂闭塞的地理环境和民族宗教特性阻碍现代国家的建立,政军统合长期受制于种族和部族(部落武装和军阀)的争斗。20年来,在美国和北约国家的扶持和资金输送下,阿富汗政府和军队从来没有具备独立维持国家安全的能力,国家治理一直处于混乱与无序状态,官员和军警也腐败成风,不同教派与种族部落不服与不满喀布尔中央政权,民众也失去对政府的信任。这些情况让美国和北约盟友无法保证阿富汗成为一个具有完全独立执行力的现代民主国家,尽管经过长达20年之久的苦心经营。这也就是美国和北约国家军队撤出后,阿富汗政府军一败涂地、甚至不战而退的根本原因。

而日本、韩国以及台湾自二战、朝鲜战争和中国内战后,数十载没有经历战乱,现代国家建构完备,民主体制健全,军队素质良好,社会发展稳定有序。与阿富汗相比,这些国家有着天渊之别。而且,美国与日、韩有着长期稳固的军事同盟关系。美军不存在要撤离这两个国家的必要。美军在东北亚的存在,符合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在阿富汗的情况却不是这样,美国在那里耗尽资财和精力,却不能帮助期建构一个有独立执行力的政府和稳定的国家秩序。在阿富汗继续保持存在,对于美国来说,早已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毫无”留在那里的必要。况且,新冠病毒疫情的拖累,也让美国更加没有能力同时在中东及西亚和亚太地区保持其军事存在,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在战略重心转向遏制中国的大背景下,美国从中东和阿富汗战乱中抽出身来,无疑是一件合美国国情与逻辑的事情。

相较之下,台湾的情况更为特殊。自从1979年中美建交后,美国就没有驻军台湾,美国与台湾的关系也降低到“非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这与美国和日韩的关系有些区别。而在国家建构和制度模式上,台湾与日韩则相似。虽然,台湾多年来不再是联合国成员国,但事实上仍然是一个独立和完整的现代国家,且成功实现政治民主转型,国家运行和社会发展稳定有序。台湾在经济发展上也非常成功,从过去的亚洲四小龙到如今的世界半导体产业龙头即是一明显标志。军事上,台湾军队有完整的建制,与美国有紧密的军备和训练方面的合作,且有捍卫国家主权的坚定意志。


然而,在与美关系上,台湾却有着痛苦的记忆。从1972年尼克松访华后,美国扭转了与北京和台北的关系,开始投入中国怀抱,1979年与台湾断交,把台湾剔除联合国。华盛顿抛弃台湾的动机和理由是:联手中国对抗苏联。美国为了其地缘政治利益而放弃盟友不乏范例,比如撤离南越、放弃库尔德人。此外,据维基解密报道,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甚至曾赞同,用放弃对台湾的安保承诺来与北京达成一项免除美国1万亿美元债务的交易。


协防盟友与美国利益的界定


美国的这些不体面和令人失望的事情,现在又一次由阿富汗乱局在人们的记忆中被唤起。亚太地区的盟友不得不再次提醒自己:把区域或自身国家安全完全寄希望于华盛顿的承诺上是否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美国每次抛弃盟友都以“不符合美国利益”为理由,撤出阿富汗亦是如此。这就是判定美国今后是否会再次“抛弃”相关盟友的前提。如果华盛顿认为,对某盟国的安全承诺付出的代价太大,失去的远远多于所赢得的,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就可能像过去及现在一样,毫不犹豫地放弃对该盟友的安全承诺。美军仓促撤离阿富汗时,不仅没有及时知会阿富汗政府,连对北约盟国都未发出足够的警告,令其措手不及,应对失当。


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未来是否能完全和持久地履行其对亚洲盟友(特别是台湾)的安保承诺,取决于华盛顿对其得失的利益权衡与定义如何。在不同时期,美国对其国家利益于特定地缘政治背景下的界定是不一样的。在对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采取军事干预的初期,美国的战略重点在于“反对国际恐怖主义”,将入侵和占领上述国家视为符合美国当时的利益,因此不惜投入巨额资材和人力物力,推动在上述国家结束独裁统治和实现民主转型。但在经过长期的投入后,却未见达到初期设计的目标,花费的巨额成本和精力远远低于所要获得的回报,再加上美国视中国的崛起所产生的威胁已经大于中东地区的恐怖主义和专制政体。这种情形下,华盛顿开始重新界定其地缘政治利益,将其战略重心从“反恐”转为遏制中国崛起和扩张。在这一新的国家利益的界定下,美国自然就得出撤离中东和西亚战乱地区的决定,尽管这些地区仍处在不安与动乱之中(如利比亚、伊拉克),或政权再次落入专制与极端主义政府手里(叙利亚、埃及、阿富汗)。


因此,美国与亚洲盟友及有安保协议的国家之间的防御关系,将一如既往地由华盛顿对其国家战略利益的界定来决定。在这个层面,日韩与台湾的情况有所不同。美军有长期驻扎日本与韩国的经历,美国与两国均有紧密的安保及军事同盟关系。美国视在东北亚的军事存在符合其遏制朝鲜和中俄的地缘政治和军事利益,因此不会改变在该地区的战略定位。而且,朝鲜半岛和东北亚自二战与韩战后,没有发生真正意义上的战事,美国在该地区的存在没有遭到人员和资财上的重大损失,利害得失完全可以承受。尽管美国前总统川普在大选前曾要求日本、韩国应承担100%的防卫费用,并称若不分摊更多军费,驻两国美军就有可能撤离。


在台湾,美国却没有驻军,但与之有军队之间的往来与合作,如帮助训练军人和进行武器维护等,并对台湾持续军售。美国虽自1979年与中华民国台湾断交,终止了《中美共同防御条约》,但却制定了《台湾关系法》,并沿用了《共同防御条约》的部分内容,里根总统时期还对台湾做了《六项保证》,承诺对台湾安全的保护。不过,美国历届政府在对待中国大陆武力统一台湾问题上,始终保持所谓的“战略模糊”态度,即不明确表明美国是否会出兵全力保护台湾不受大陆武力进犯。据法广报道指,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小布什都称台湾为台海两岸关系的“麻烦制造者”,前国务卿希拉里甚至“要将台湾卖掉”。因此,美国从自身利益出发仓促撤离阿富汗,自然引发外界包括台湾媒体对美国的安保承诺产生质疑。


美国总统拜登8月19日在一次采访中,将台湾跟其他与美国有明确防务承诺的国家混在一起,称台湾丶韩国与北约的情况与阿富汗不同,美国会履行对它们的承诺。但同日,一名拜登政府的高级官员对此重申,美国对台湾的政策没有改变,暗示在处理与台湾安全防卫的议题上,美国仍然将保持其“战略模糊”的姿态。


日本介入台海冲突的意义


对于台湾来讲,美国最终是否在中国武力进犯时予以坚定而全力的保卫,是决定台湾存亡的关键之一。近来,日本政府及执政党均有要员表示,台海的稳定和安全涉及日本的安全,不得无视台湾被中国武力威胁的现实。这意味着日本可能在台海发生战事时出兵捍卫台湾安全。近日,日本与台湾执政党还进行视频安全对话,商讨如何应对亚太地区(包括台湾)所面临的安全问题。


日本决定介入台海冲突,对于台湾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如果日本决心干预台海战事,势必会迫使美国全面介入(即使美国屆時可能不很愿意卷入),甚至将带动澳大利亚等盟友参与进来。因为,日本与美国是军事同盟,受到《美日安保条约》保护。一旦日本因参与台海冲突而遭到中国攻击,美国必然被迫予以支援。目前,北约盟国英国已有舰船常驻日本,法、德也有派军舰进入南海、台海等区域。


日本有意志和毅力参与台海战争,有其历史的渊源以及美国对华战略转趋強硬背景的支撑。去年拜登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胜出后,采取联合盟友共同对付中国扩张的政策,日本随即改变其在对华战略上的忍耐姿态,在台湾问题上表明明确立场。日本官员公开表示要为危机做准备,并支持台湾捍卫主权。最近,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称,日本和美国应该共同计划在发生敌对行动时保卫台湾。


日本不仅口头上表示要保卫台湾,而且完全有可能会实际参与台海战事。尽管,在国力和军力上日本今天并不比中国更强,但这并不妨碍或减弱日本介入台海冲突的“决心”。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时,相比中俄,日本在国力、军力上并无明显优势,但却毅然决然发起或卷入战争。太平洋战争前,美国飞机产能是日本的6倍、汽车产能是100倍、石油产能是700倍,日本明知对美战争难以取胜,但仍偷袭了珍珠港,发起了中途岛海战,以图打垮美国海军,迫使美国退出战争。 另外,日本对华战略姿态的趋硬,也得到国内“民意”的支持。2020年的舆论调查显示,日本国民对中国印象不好的比例是89.7%。

日本公开站出来表示捍卫台湾安全,对中国来说无疑是一大挑战和威胁。这完全有可能让北京在武统计划上更趋谨慎,甚至产生忌惮。因为日本的参与,将连带美国和亚太乃至欧洲军事同盟国的大举介入。如果中国大陆对台动武,将是一场大战,甚至有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参战各方将付出极大伤亡和代价。


美国及盟友是否会因台湾安全而与中国大打一场,取决于华盛顿如何权衡其得失与决定其参与的程度。从目前情况看,美国不愿意因台湾危机而与中国开战,有美国政府官员明确表达此类态度。但为阻止北京进犯,美国会通过军事援助、外交攻势以及在中美之间建立紧急管控机制等手段,避免在台海发生战事。现在,美国的战略重点是要遏制中国的崛起和扩张,台湾成为重要筹码和“桥头堡”(或战略缓冲地带)之一。因此,防止台海生事和维持两岸“和平”现状,仍是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基本准则,符合目前乃及将来一个时期内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利益。


美国对盟友安保承诺的前景


不容置疑,不能将阿富汗局势与韩国、日本和台湾的情形简单类比,因为它们的国情与政治、经济、社会发展程度大不相同。美国不会按照“阿富汗模式”去处理东北亚和台湾的安保问题,更不会从这些国家撤离。但是,美国在历史上对曾经的盟友的抛弃,以及如今对阿富汗的甩手,却让亚太盟友对美国的承诺产生疑虑。因此,它们开始强调,只有靠增强自身的防卫能力,才是保障国家安全的可靠途径,日本和台湾的走近即是一个表现。


对于台湾来说,虽然不能低估美国对台湾承诺的可靠性,不可排除美国届时会军事干预台海战事,但是美国将介入到什么程度,以及愿意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却是一个不确定的问题。如上所述,美国介入是有条件的:1、保卫台湾是否被视为美国的核心利益之一;2、美国在地缘军事上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允许它全面介入;3、台海战争所需付出的代价(特别是人员伤亡)美国是否能够承担。一句话,美国如何介入台海冲突,介入的程度会有多大,取决于华盛顿怎样界定保卫台湾与“美国利益”之间的关系。如果美国届时认为,台湾的安全就是美国的安全,失去台湾就等于将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利益拱手让给了北京,是无法接受的事实;那么华盛顿将会不遗余力地联合日澳等盟国全力以赴捍卫台湾。反之,美国就有可能再度让在南越、阿富汗等国上演的戏码重现。


当然,美国会极力阻止和防范北京对台湾动武,通过军事威慑、强化台湾防卫能力、与中国在政府和军队之间建立紧急管控机制等手段,把战争尽量扼杀在摇篮之中。这也是美国目前正在努力实现的策略。加上日韩澳乃至欧洲国家(如英法甚至德国)在东北亚、台海和南海等区域的军事存在与威慑,或将让北京不敢轻易的越雷池一步,贸然发动一场台海战争。台湾安全的保障,不仅取决于美国及其盟国的协防与支援,更取决于台湾军民(朝野上下)抵御中国武力统一和捍卫中华民国主权的决心与意志。阿富汗失守落入塔利班手中,即是一面典型的镜子:政府和军队作战意志的彻底丧失,民众厌战、怯战心态的蔓延,是阿富汗在美军及盟友撤离后迅即沦陷的决定因素。


2021-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