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美國和西方社會對美國黑人被警察殺害的反響要大於對香港警察殺害抗議學生的更強烈?

為什麼一個美國黑人被警察殺害就能引起美國和西方社會廣泛的憤怒與抗議,而香港警察殺害很多抗議學生卻未能引起西方社會如此普遍而强烈的反響?

這個問題需要從幾個層面來分析看待:

  1. 地域及遠離西方社會生活:黑人受歧視直接與黑人及其他有色人種在美國和西方國家的生活密切相關。遠離美國和西方社會的香港抗議事件,以及當中發生的慘案,相比在本社會發生的不公和種族歧視,所產生的媒體與心理效應要小得多。

  2. 歷史文化及傳統因素:受歧視的黑人和其他少數族裔在美國和西方國家有著長期的抗爭歷史和廣泛的運動傳統,在本社會發生的歧視和不公事件容易引發直接的反響和抗議。在受歧視的族裔中,黑人所遭受的不公平對待可以說是最為嚴重的。而且,黑人在美國人口中佔有不小的數量,他們的反抗和維權運動從未停滯過。香港抗爭與維權是一個較為年輕的運動,對香港人受迫害的不滿與同情,在美國和西方社會尚未或幾乎不可能形成一種歷史和文化的體驗。香港人的遭遇,雖然引起了西方國家政府和人權組織的關注,但它畢竟不是發生在自己國家的事,加上華人世界在美國和西方國家所佔的人口數量很少,況且不是所有或大多數華人都對香港抗爭運動感興趣或予以支持。他們在西方國家也沒有或不可能掀起大規模的抗議運動。西方社會及媒體對香港的事也沒有像對待黑人維權運動那樣敏感和有切身的感受。

  3. 問題的內外差異:黑人受歧視在美國在西方社會被視為一個長期遺留且難以消除的本社會“內部“的問題,而香港人權與民主遭遇傷害,則是一個本社會之外的問題,兩者在本社會引起的反響固然就有不同的程度和烈度。

  4. 對美國政府當前政策的不滿:美國川普政府在移民和對待少數族裔問題上的保守與右傾,被認為加劇了美國社會的族裔歧視和不平等,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便成為人們釋放對川普政府不滿的一種表達形式。示威人群在白宮門外抗議,即是一個明確的説明。

  5. 美國和西方社會的左翼人士和組織對中國及其與之有關的事務,有著“另類”的看法,即不認爲在中國所發生一切都是不可接受的。而對於黑人及少數族裔在本社會所遭遇的歧視與不公,則絕對不能容忍。

美國和西方國家及社會并非沒有對香港市民的抗爭運動給予關注和支持,只是表現出來的規模與烈度遠比反對本國歧視和虐待黑人的現象要低得多。


要想讓美國和西方社會對香港(及中國社會)的人權問題予以足夠和廣汎的支持,還有待香港抗爭運動的長時間堅持,和不懈地傳播自己的信息。


西方國家的華人社會對香港抗爭的普遍認同與支持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另外,香港人在西方國家需要建立起自己的社團組織與各種宣講渠道。


就目前的狀況和上述各種因素來看,在美國和西方社會,香港人(及中國人)的抗爭運動想要獲得類似支持黑人抗爭那樣的規模與烈度,尚是一種不太現實的奢想。

2020/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