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特別峰會的啓示(分析)


此次歐盟峰會除了討論其他議題(如對白俄羅斯地制裁,對土耳其的警告和數字主權)之外,還就歐中(及歐美)關係問題做了討論,內容涉及:

  1. 強調在世界舞台上,歐盟應扮演更加重要角色,主要是因為美國持續在國際協議上缺席和撤出。

  2. 面對“經濟上如此重要的共產黨獨裁者”(中國),一方面歐盟將加強與中國的合作,以抗拒全球危機如新冠病毒流行和氣候變暖等;另一方面歐盟將更多地敦促中國尊重本國的人權。香港的情勢,如對受中國控制的港府的抗議遭到壓制,“非常令人擔憂”。

  3. 歐盟期待能中國簽訂一個公平的投資協議,以保障歐洲企業在中國市場享有與中資企業在歐盟獲得的准入標準。歐盟領導人上次與習近平舉行的視頻峰會,在此議題上沒有獲得多少進展。因此,歐盟國家和政府領導人決定,11月16日在德國首都柏林舉行一個專門針對中國的特別峰會,努力讓歐盟在對華政策上達成一致的共識。該峰會不是與中國對話,而是談中國問題,不會有中國領導人參加。

  4. 歐盟要盡力實現其“戰略獨立(自主)”,特別是在經濟上要擺脫或減少對中國和美國的依賴,實現經濟自主。首先,今後歐洲的數據將從美國和中國的服務器獨立出來,存入歐洲的數據雲裡。其次,關鍵和核心技術,如5G數據網路,將更多地由歐洲國家生產。再則,現在主要產於中國和美國的電動汽車的電池,今後也應在歐洲製造。另外,基礎原料如醫藥等,也應更多地在歐洲生產。

從這次峰會關於中國的一些表述來看,歐盟如今對中國的態度基本上是:一、歐盟雖然認識到中共的獨裁性質,但仍在一些領域將中國視為合作夥伴。二、歐盟期待與中國簽訂歐中投資協議,讓歐洲企業更多地獲得進入市場的許可和享有更多的權利。三、針對中國人權問題,此次峰會似乎只對香港的情勢給予更多關注,“未提及”新疆,西藏和台灣等問題,而且其對中國的批評措辭也較為“溫和”。四、歐盟不僅强調要減少或擺脫對中國的經濟及產業鏈依賴,同時也表示要在經濟、數據儲存和5G設備等方面不受美國的制約。歐盟提出的“戰略主”(Strategic Independence)概念表明,歐盟不會或不願意成為美、中地緣博弈的戰場和棋子,將盡力從兩國的糾纏中脫離出來,並反對東西方再次出現“新冷戰”格局。


面對歐盟日益轉變和自主的態度,北京的應對策略一般應是:一,就投資協議問題,中方認為,不僅中國希望與歐盟達成一個雙方都滿意的投資協議,歐洲方面也非常需要與中國達成協議。因此,一方面,北京會在一些議題如市場准入上做出某種讓步;一方面又將向歐盟展示其讓步的邊界和底線,如在知識產權、產能過剩及國家鋪貼等方面。二、在5G等關鍵技術上,北京將繼續說服和施壓歐盟國家,准予華為在歐洲獲得一席之地。三、在人權問題上,北京也會做出一些表示,如讓歐盟代表進入新疆和西藏觀察等,並在文宣上加強自我辯護。但在香港和台灣問題上,北京基本上不會做出什麼妥協,且會盡力從法律和秩序以及內政主權的立場去為其現狀辯解。


在對華政策上,歐盟面臨難於在所有成員國家中獲得一致或統一的共識,比如義大利單方面與中國就“一帶一路”倡議簽訂備忘錄等。歐盟提倡在此議題上有一個統一的方針和對策,反對成員國單方面與中國簽訂雙邊協議。中國和美國都在歐洲爭奪市場和盟友,迫使歐盟國家在美中之間做出選擇,加劇了歐盟國家在對外政策上的分歧和“各行其是”。不過,面對越發激烈的美中地緣政治博弈和全球各種危機,歐盟國家日益形成一種“共識”,就是儘量減少對美中兩國的依賴,增強歐洲的獨立性,但同時致力於實現與中國和美國在經貿等領域的“公平”和“對等”關係,以及更多地將人權等西方價值作為與中國“接觸”的條件與籌碼。一個趨勢似乎已無法避免,如果歐盟將來在經濟上對中國的依賴逐漸減少,歐盟對待中國的態度也將越來越强硬和自主。另外,歐中投資協議在今年底獲得簽訂,如同歐中雙方的期待一樣,如此看來,確定的把握不大。因爲,中歐在上述問題中至今沒有可觀的進展。在北京籠罩著一種態度,協議簽得成固然好,簽不成也坏不到哪裏去。而歐洲方面也存在一種聲音,與歐洲對中國的需要相比,中國現在更加需要和依賴歐洲。因此,歐盟在談判中務必要迫使中國滿足歐盟提出的關鍵訴求,并要附加人權等條件,否則寧可不簽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