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普里戈任兵变削弱普京权力——内部对手代替西方成俄最大威胁



为什么普京没有阻止普里戈任,没有对其叛乱采取任何行动,尽管他确切地知道发生了什么?

普里戈任兵变后,普京关于俄罗斯受到西方威胁的童话不再有任何依据。但为什么普京没有对这场叛乱采取任何行动?


2023年6月24日将载入俄罗斯史册。一支全副武装的雇佣军在没有遇到抵抗的情况下占领了顿河畔罗斯托夫,并得以向莫斯科进军。


事发当天,普京先是将向莫斯科进军描述为叛国罪,并威胁要逮捕普里戈任并判处多年监禁。但接下来,普京便在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的协调下与普里戈任达成休兵协议,承诺豁免瓦格纳雇佣兵的责任。


卢卡申科之所以向普京伸出援手,是因为,如果普京被赶下台,卢卡申科的权力也将岌岌可危。卢卡申科缓解了俄罗斯紧张局势,也为普京挽回了面子。


普京为什么采取妥协,尽管不得不为此接受失去其权威的事实?公开的理由是,为了避免流血。


因为,如果普里戈任真的进军莫斯科的话,他可能会毫无问题地占领克里姆林宫。普京很可能会在世人眼前被赶下台。 对此,他承担不起。他知道,他必须达成协议。


看来,普京最为担心的是,普里戈任的进军会得到军队和民众的广泛支持而无法被阻止。为阻止瓦格纳的崛起,普京不想依赖他的安全机构,如国防部和总参谋部,而宁愿接受额外失去一些权力的妥协。


莫斯科与普里戈任真正谈判的内容不得而知。 据说,协议包括同意解除国防部长绍伊古和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的职务。 但普京发言人佩斯科夫此前(暂且)否认了这一点。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接下来会做出什么动作或有何前途,还有待观察。


目前,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在瓦格纳兵变后均未在公众面前露面。普里戈任的具体去向和前景也不清楚。


瓦格纳雇佣兵向莫斯科进军,在俄罗斯公众意识中扎下了几个事实印象:一、在进军莫斯科之前,普里戈任主导了信息空间,就乌克兰战争传达了与普京截然不同的故事。普里戈任持续大声宣称,乌克兰威胁俄罗斯的危险从来不存在,这是一个谎言。自2014年以来,俄罗斯发动这场战争并不是因为乌克兰威胁顿巴斯人民,而是因为腐败官员中饱私囊。 战争的根源不是乌克兰的“纳粹”,而是俄罗斯的腐败。


普里戈任这些广受好评的演讲极大地影响了舆论、改变了俄罗斯的局势和普京的声誉。普京保卫俄罗斯免受西方威胁的童话破灭了。 他没有像过去那样在红场发表讲话,来团结民众支持他。以前,很多人都知道普京在撒谎,现在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了。除了少数热爱权威、反美的顽固分子。


现在,普京的统治安全不仅受到西方的威胁,也正受到俄罗斯人(瓦格纳以及其随后的效法者)的威胁。 今后,对于普京来说,或许最大的安全威胁不是来自西方(West),而是来自俄罗斯自身,如瓦格纳(Wagner)等挑战者。


二、在瓦格纳兵变面前,俄罗斯国家对武力使用的垄断已经无法有效执行。当雇佣军向莫斯科进军时,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暴力的非国家行为者已经能够在没有被有效阻止的情况下穿越俄罗斯一天。 为什么会这样?更合理的解释是,普京治下的国家对武力使用的垄断已受到侵蚀与威胁,军队不完全听任普京和国防部的指挥。


另外,在危机面前,支持总统的人之薄弱令人惊奇:就只有他的政党的议员、一些国家官员,以及他在被占领的乌克兰领土上任命的一名行政长官在力挺和支持他。


再则,关于普京、他的总理和其他高级国家官员因雇佣军逼近而离开莫斯科的猜测也立即盛行。虽然有人否认,但在莫斯科高层没有人出来阻止这一猜测。


三、普京呼吁卡德罗夫为莫斯科保驾护航,这是俄罗斯安全部队核心的耻辱。当卡德罗夫的私人军队从车臣被调来保卫政府时,俄罗斯安全部队的形象尴尬极了。瓦格纳雇佣兵第一波占领的顿河畔罗斯托夫并没有遇到抵抗。他们控制了负责俄罗斯南部、北高加索、被占领的克里米亚以及黑海和里海的舰队的南部军区的总部。 大都市的中心地区也是如此, 皆无反抗。 普里戈任垄断了武力的使用。 所有这些都清楚地表明,俄罗斯国家机构在压力下出现崩溃。


有分析认为,普京首先威胁普里戈任,然后在不到十二小时后允许他离开该国,这一事实表明该政权已经失去了对许多事情的控制。 这标志着“普京政权已接近终结”。瓦根纳进军没有受到任何阻碍,显示“大部分俄罗斯将军也不再效忠普京”。


俄罗斯的国家弱点变得明显。 国家机构无法应对瓦格纳兵变这样的挑战。国家无法再履行保障安全的职能。这是国家软弱的最高形式。很明显,俄罗斯领导层和普京将无法有止损地解决这个问题。


关于普京国内政治形势将会如何发展,现在还无法做出准确的评价。对于瓦格纳兵变是否会激发批评克里姆林宫的势力进一步跟进和起义等问题,也还有待时间的回答。


一个肯定的事实是,普京政权的信誉已经动摇,民众将逐渐远离他,不再愿意支持他的战争。

虽然俄罗斯政权不会爆炸,但可能内爆。正如普京提醒的,1917年2月的历史情景,或许会在俄罗斯重演。如果普京失去对武装部队的凝聚力,比如在继续遭受重大伤亡的情况下,军队将不再愿意带头进行一次无价的冒险,那么普京的末日就不远了。


普京的前途有两个选项:一个是,更加软弱的普京试图在战斗中团结俄罗斯;另一个是,他会用尽全力与对手对抗。即使普京将在俄罗斯加强对批判者的镇压,但他已经失去了在民众和武装部队中的信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普京的帝国战略已经失败了。 25.06.2023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