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22兩岸關係與台海政治風險發展

楊明勳



編者按:文章是台灣在大陸從事兩岸關係研究的年輕學者, 從中國政府的角度,對中共來年對台政策做的一個簡短評估及提議。讀者可以從中體察到中共近期涉台政策的一些脈絡,為了解大陸政策走向獲得一點參考。文章僅為作者個人的意見,不代表本刊任何立場。


一、中美確認蔡英文任期結束前不會對台動武


根據美國參謀總長聯席會議主席表態,兩年內台海局勢將維持現狀,縱然中國人民解放軍度台採取軍事行動,美軍也能控制軍事風險。同時,中國大陸連番表態也強調以和平統一作為兩岸關係發展主軸,不放棄武力作為制裁台獨突然舉措的「斷然措施」,雖是重申中國大陸固有立場,也更清晰向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表態,將台灣問題作為國家核心利益的關切議題。同時,中美兩國在最高行政首長見面之後,將陸續展開軍事、外交官員之間的交流與戰略對話,在民主黨政府執政下緩和兩岸關係,雙邊應會持續累積善意。美國一貫採取戰略迴避策略,對台灣宣傳為「戰略模糊」,其實就是缺乏對台灣當局有力的承諾與保障民主進步黨政府僅能持續強化備戰


二、中國對台工作態度更加強硬且多元


在中國大陸舉辦的涉台研討會當中,對台灣立場轉趨強硬,這與對國民黨學者的不耐凡有直接關係。一方面因為延續川普執政時期民進黨政府與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密切連結,前者主打「台灣牌」的外交輿論戰由拜登政府所繼承,繼續在小國與台灣的外交互動上引發爭議,中國大陸涉台學者不得不對台灣問題轉趨強硬,亮出對台底線姿態,也強調「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與台灣問題的關連性。另一方面,由於台灣島內的藍綠政黨持續對立,中國國民黨學者和橫跨海峽兩岸的商人往往利用「反台獨」作為口號,嘗試壟斷兩岸經貿市場,以及兩岸交往下在中國大陸的台灣方面話語權。前者有反台獨名單立法提出後更加穩固,激化中國大陸台商之間的內部鬥爭,鬥爭手段從爭奪政策補貼與扶持資源轉為攻擊對方親近民主進步黨立場。後者則是中國國民黨學者往往高舉反台獨大旗,卻不願意真正提出統一方案構想與倡議,逐漸面臨喪失中國大陸信任。而該黨可能長期無法執政,僅能在台灣政治過程中作為牽制民主進步黨政府施政的煞車閥,對台工作的功能性與效用遭到越來越多質疑。


從馬英九政府承認中國大陸明牌大學學歷的十多年來,中國大陸吸納不少台灣青年學者與高級技術人才前往。由於台灣地區高等教育市場飽和,專業人才在薪資與升遷空間上存在困境,大學倒閉潮出現與系所緊縮教師名額排擠台灣本土的「流浪博士」,中國大陸高等教育的資源優勢明顯也吸引若干台灣青年前往求學、工作,在兩岸文化相近下極易落戶安家,形成新一批對台宣傳與政策建言的群體。在中國共產黨百年慶典的涉台報導以次,中國大陸官方宣傳上不再單獨由台商獨佔版面,有更多不同在中國大陸各種社會階層的台灣人民表態對於國家認同的清晰立場,在地點上也出現不再以北京、上海等大都會做為台灣人民在中國大陸生活的顯著案例,改以多省市取材方式進行報導,凸顯各省市各地方對台工作都獲得充分授權,也取得一定成果。這對將來引導台灣人民在中國大陸各地經濟社會融合發展具有引導效果。在對台招商企業家論壇與對台政策性研討會分布上,也出現廣西、湖南、貴州、湖北等地的分散態勢,以往集中北京、上海與福建的趨勢將再不復見。


三、台獨名單提出後中國將強化制裁台獨立法


台獨名單涉及對台灣獨立運動的經貿制裁,由於台灣高度依賴兩岸經貿獲利,蔡英文政府難以扭轉該局面持續進行,給予中國大陸採用經濟手段制裁台灣的機會。在歷次對台經貿制裁中,蔡英文政府不斷素之愛國主義與台灣認同,但台灣整體經濟活力在疫情影響下持續低迷,一般民眾因薪水上升緩慢而購買慾望衰退,以及頻繁的愛國主義動員疲乏,經營兩岸經貿的台灣企業與商人不可能對民主進步黨金主角色扮演產生疑懼。然而,持續打擊民主進步黨金主也將使中國大陸失去對台灣政商關係的瞭解與影響力下降,對於在中國大陸單方面停止自由行下,不利於對台灣政黨政治活動的掌握,有喪失主動權、主導權的政治風險。值得一提者,台獨名單提出屬於階段性測驗,後續如何落實立法政策,明確劃分台獨份子,以及制裁的法律實施細則,當前法律規範都屬於缺為狀態,雖然能依賴國家安全法、刑法等一般性法律予以追究其刑事責任與連帶的行政違責任,但仍不夠具體明確,缺乏統一的地方執法取締下也可能導致冤、假、錯案發生,顯然與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的精神背道而馳。台獨名單打的立法化工程,也考驗對中國大陸是否願意實踐統一台灣的具體測量儀,其在於當前規範兩岸關係的主要法律,除了消極意義上的反分裂國家法,提出對於台灣當局推動獨立與長期拒絕統一下將採取軍事行動的條款外,分裂國家、背叛祖國與數典忘祖的行為都缺乏法律制裁的立法規範,如何定義其紅線和灰色空間,在民主進步黨執政下,國務院台灣辦公室官員的相關發言與新聞稿幾乎很難清晰對外界說明。出於中美仍維持高度戰略競爭態勢下,中國大陸內部民族主義熱情持續高漲,台灣問題作為中國大陸民間社會的關注焦點,產生巨大壓力有對台灣維持高度震懾的必要,當前已經以軍事巡航與演訓作為主要手段,若民主進步黨更加趨近台灣獨立路線,法律制裁手段提出在明年兩岸發展的議程可以期待。


四、兩岸經貿與低度政治敏感活動仍會持續


由於兩岸簽署的協議仍持續推進,即使有失去效期的協議,中國大陸方面仍無廢止的意向,出於對台灣單方面讓利的貪婪,蔡英文政府不可能拒絕。由於美軍對台兩年承諾、中共二十大即將召開,全球疫情持續肆虐以及2022年台灣九合一縣市選舉影響,兩岸交通往來多所不便,中國大陸對台影響力仍以經貿為主導,故不可能進行大幅度結構性調整。


兩岸關係交往出於事務的行政管理議題,兩岸官方仍有合作協力的空間。跨域往來產生打擊犯罪、行政管制銜接與一般交往聯繫上都持續維持兩岸官方合作。在低度政治敏感性議題上,民主進步黨政府不願意也不敢進行過度對壘,出於維持兩岸民間社會往來考量,中國大陸也願意繼續保持技術性事項的官方合作互動。以兩岸共同打擊犯罪議題為例,涉及經濟犯罪、生命身體法益的重大刑事犯罪,中國大陸都高度樂意配合台灣警察、司法部門進行協調,執行嫌疑犯遣返作業。


-------------------

作者楊明勳為:中山大學粵港澳大灣區特聘副研究員、福建省台灣法律研究院客座副研究員、河南省社會科學院兼職研究員、新華獵頭信息諮詢有限公司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