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界定中國海外民運組織及黨派?

【演講稿】彭濤(博士)2020/02/07


一、討論的課題

  • 中國海外民運團體和黨派究竟是怎樣的組織,如何較為準確系統地去界定和描繪它們?

  • 這個問題一直以來是關注和研究中國海外民運組織及黨派的學者們尚未完成的課題。

  • 因此,有必要對這一課題繼續進行探討和尋找答案,儘管中國海外民主運動已經歷了三十多年漫長的歷程。

  • 嘗試著準確地去解答這一問題,對中國海外民運組織及黨派對其自身的認知與定位也是非常有益的。

二、海外民運組織及黨派的一般特徵

  • 具有共同政治訴求(在中國實現政治民主化)並在中國以外國家和地區運作的社團;

  • 人數不多,資源有限(來自不同渠道如各國政府基金、會員籌資及社會捐款等);

  • 組織鬆散,內部派系紛爭頻繁,成員組成特殊(多為流亡在外的異見、維權人士及政治避難尋求者);

  • 名稱多樣,有命名為政黨甚至流亡政府的;

  • 存在具爭議性代表人物,組織內部及不同組織之間的整合幾乎不可能,山頭林立,甚至互不承認;

  • 成員參加組織的動機和目的不完全相同;

  • 通常運作行為有示威請願,媒體發聲,遊說所在國家議會及政府,支持和聯動中國大陸異議和維權人士和及團體,聲援國內民主和維權運動,等等。

三、海外民運組織及黨派與相關概念的異同

1、政治組織 (political organizations) :

  • 政治組織是任何參與政治進程的組織,包括政黨、非政府組織、倡導團體和特殊利益團體。 政治組織是從事政治活動(例如:遊說、社區組織、競選活動等)的團體,旨在實現明確定義的政治目標,通常會使成員的利益受益。

  • 這個定義是對西方民主國家的政治組織而言的,不完全適合對中國海外民運組織和黨派的定義。

  • 從這個定義出發,中國海外民運組織和黨派屬於具有如非政府組織、倡導團體和特殊利益團體特性的政治組織。

2、持不同政見者 (dissidents):

  • 持不同政見者指的是一個令人不舒服的另類思考者,他們公開反對一個國家和社會的一般(或主流)意見或政治路綫

  • 該術語主要用於獨裁國家和極權國家的反對者,因為在民主國家中不受阻礙地表達自己的觀點是一項基本權利,是理所當然的事。

  • 中國海外民運團體和一些民運人士可以被劃歸為一般意義上的持不同政見者,因爲他們公開反對中國共產黨治下的意識形態和政治路線。

3、典型的政黨 (political parties):

  • 政黨是可能參與國家政治某些或全部活動的一種政治組織。但與其他政治組織不同之處在於,在民主國家,政黨通常專注於支持候選人擔任公職、贏得選舉和控制政府。政黨直接參與具有政黨制度的國家的政治進程。一個政黨努力爭取在更大的政治組織(一個國家或類似組織)中獲得盡可能多的政治發言權,以實現自己的事實或非實質性目標或獲得個人利益。實現或行使這種政治權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由黨員或接近黨派的人來填補國家和其他機構(例如公共服務和宣傳等)的領導職位。在多黨制中,各政黨相互競爭以填補政治決策職位。

  • 從這一界定來講,中國海外民運組織中以黨派命名的團體,還不完全屬於實質意義上的政黨(如民主黨、社民黨和共和黨等)。儘管中國海外民運中的黨派都有在中國參與政治和管理國家的訴求,但他們卻無法真實參與到中國國家政治的活動(通過選舉進入議會及獲得治理國家的權力等)中去,而只能在海外表達自己的政治主張和訴求,發揮壓力集團的作用,不具備一個典型政黨的功能。

4、流亡政府 (exil-regime):

  • 流亡(拉丁语:流放)表示某人或某個族裔由於宗教或政治原因被驅逐,主要是因爲個人自由發展受到限製或家庭受到威脅。

  • 流亡政府是一個國家的政府,由於它被阻止在自己的領土上行使職權,所以它在其領土之外主張並履行國家的最高職能。在國際上,不存在任何其他國家或國際社會承認流亡政府的國際法原則。流亡政府在行使其職能時,它依靠居住國或其他盟國的幫助。

  • 流亡政府大多缺乏民主合法性,因為流亡政府不能被原籍或自己國家公民選舉產生和監督。中國海外民運組織中也有以流亡政府命名的政治團體如中國過度政府,但卻不具備通常意義上的流亡政府的特性,比如不是原先在中國就履行過政府職能的政府,而是流亡在海外的異議人士組建的、有在未來的中國參與國家事務訴求的政治組織


四、結論

從概念,内涵和組織的特性來講,中國海外民運組織及黨派是具有多種政治組織特性的團體。它們既是政治反對派、持不同政見者(或異議人士和組織),又是具有一定政黨特性的政治組織


但其中以零時或過度政府命名的民運團體或黨派,不具備和不履行一般意義上(或典型)的流亡政府的功能和智職能


中國海外民運中以政黨命名的組織,也不具備進入自己國家政治進程的條件,無法參與國家治理和決策,行使執政權。所以從功能上來講,只能充當一個從外部向內間接施加壓力和影響的政治施壓團體,不能在自己國家履行一個典型政黨的權力和義務(參政、議政乃至執政)。

海外民運組織和黨派由於名份與資源等因素而經常出現的分分合合,以及存在其他的一些問題,不應該把他僅僅看做是一個負面問題,它也是民主社會中社團或黨派之間及其內部派系之間相互競合的一個常態。但不管怎麼分合,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和訴求,在中國實現政治轉型和民主化,都為這一目標從事相同的活動。


西方國家意義上的民主是競爭及爭鳴的民主,即是各政治和社會族群及其內部派別相互競爭和不斷爭議下形成的一種具有Check and Balances機制的民主。沒有競爭就沒有好的政府和政策,沒有爭議就沒有言論自由和多元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