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中國武統台灣」,以完成與中俄硬脫鉤:美國為北京挖好坑了嗎?中國要不要跳進去?

22.04.2022

自俄烏戰爭爆發以來,在中國戰略界出現美國「誘導」北京陷入台海戰爭的擔憂。該說法出自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是因為普京中了拜登的圈套,跳進了美國為俄羅斯挖好的坑裡,以至於陷入戰爭泥潭而最終會被拖垮。


作為論據,這一「誘打說」舉例,近期美國國會議長佩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打算訪問台灣,以及美國國會跨黨派議員團訪問台灣,再次突破或觸碰中共底線,認為這是美國自俄烏戰爭後調整其對台策略的一步,即效法烏克蘭戰事,誘導或迫使北京對台灣動武,以此讓中國陷入被西方孤立封鎖的困境和台海戰爭困局的泥潭,從而使中國崛起被最終打住。


理論上講,這一說法不是完全不可成立或沒有可能性的。首先,在北京眼裡,美國在俄烏戰爭問題上致力於將俄羅斯與中國捆綁在一起,試圖以北京對俄侵烏態度模糊和堅持與俄保持戰略伙伴關系等為突破口,伺機對中國實施連帶性制裁,以「完成」與中俄的硬脫鉤,將中國最終排斥在西方市場和地緣秩序之外。而「硬脫鉤」思想在美國政界也不乏創意者和推動者。


其次,一旦這一戰略意圖在美國政界形成主流和廣泛共識並得到實施,北京將不得不「強硬」應對。盡管中國不想陷入美國戰略「圈套」,但由於底線思維和統一訴求的壓力最終或不得不采取極端措施,如對台動武等。


從這一視角出發,美國在台灣前途和去留問題上佔有主動,可以不斷觸碰和突破北京紅線的方式,誘使北京被迫對台采取武力行為。比如:華府不斷升級美台在政治、軍事、經濟和其他領域的關系,推動台灣進入聯合國,甚至承認台灣為獨立國家等。這些舉動很可能最終讓北京鋌而走險,甚至為收復台灣「不惜決死一戰」。


3月4日,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台北的「兩岸交流遠景基金會」發表演講時呼籲,美國政府應予以中華民國正式的外交承認,認定台灣是一個自由的主權國家。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強烈回應:「蓬佩奧因其反華言行早已被中方制裁,台灣民進黨當局倚美謀獨必將玩火自焚」。


也就是說,即使北京已認清這是一個美國給自己挖的一個坑,它也會義不容辭的跳進去。這是由中共地緣政治思維和大一統文化迷思所決定和驅動的。而試想,讓北京放棄對台灣的地緣訴求、承認其為一個獨立主權的國家,以求得兩岸的和平共存,則是絕對或幾乎不可能的事。


為拖垮中國和不至於讓美國自身陷入戰爭泥潭,華盛頓完全有可能以烏克蘭戰爭為借鑑,不直接派兵參與台海戰爭,但會全力在軍事、經濟和通訊技術等方面支持台灣抵御中國解放軍的入侵,盡可能長期地消耗中國軍隊和有效的阻止武統的成功,從而讓北京如現在的俄羅斯一樣因為戰爭而被西方完全封鎖孤立,且陷入長期的政治、軍事和經濟的困境。


近期,美國提出的「豪豬「戰略即是這一思考的典型事例。4月份稍早時間,基於對俄烏戰爭的觀察,在奧巴馬時期曾擔任過美國國防部副部長的米歇爾·弗盧努瓦(Michèle Flournoy)對媒體說,美國應當將台灣打造成一只「小豪豬」(a little porcupine),以應對中國大陸的威脅。這一「豪豬」戰略的呼聲很快得到美國軍方的呼應。4月18日,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知名中國專家埃裡克森(Andrew S. Erickson)即發表題為 「豪豬戰略的八個新要點」的文章,試圖向台灣傳遞更多烏克蘭的教訓。


「豪豬」戰略的核心是,利用大量先進軍備和培訓強化台軍戰力,令其相較於解放軍擁有某些不對稱優勢,以此將台灣堡壘化、要塞化,變成一只能扎人的豪豬或刺蝟,以阻遏大陸武統意圖,並在實際戰事中有效地消耗解放軍。有分析稱,從華盛頓的相關決策者到美國各界智庫,這種思路越來越成為一種「堅強「的共識。隨著美對華戰略的整體轉向,該設想或日漸成為美國處理兩岸事務的主要戰略。


按埃裡克森的說法:俄烏戰事為美國戰略界提供了一個新的觀察視角,其中的不少經驗被認為同樣適用於正越來越具有現實預期的台海武統戰爭;正如烏克蘭將俄羅斯拖入了持久戰的泥潭,很多方面美國也在試圖讓台灣扮演同樣的角色。


而如果台灣就如烏克蘭一樣成為美國拖垮中俄的前沿陣地和戰略要塞與堡壘,華盛頓方可以此較小的代價,在西太平洋獲取更大或最大的地緣政治利益。當然,北京無疑會盡力阻止或避免美國這一策略的「得逞」,不會輕易地跳進美國給自己挖的這個大坑,比如:以與美國發生直接軍事沖突和核武戰爭等威懾手段,來阻嚇華盛頓在對台政策上走向極端。但是,如果美國下定決心推動和實施這一戰略,北京是無法袖手旁觀和無動於衷的。


不過,這一所謂的「誘打說」是否真正在或最終成為美國對台政策的基石和指導方針,還「只是」一個有待確認的假定或預設。再則,誘使北京攻打台灣,從道義和價值層面來看,不符合美國一貫奉行的對外政策原則。況且台海戰爭一旦爆發,其產生的後果和引發的破壞力也無法估量。長遠來看,它是否真正有利於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地緣政治利益,其結果是否會朝著華盛頓希望的方向發展,也是難以預期的。此外,這一「誘打」策略是否真正在美國兩黨和軍界獲得了共識,仍是一個不清晰的問題。

22.04.2022